• 香港时报
首页 > 法治 > 正文

新密一村支书座驾200万 群众拆迁安置款上亿去向不明
2018-07-16 23:00:25   来源:香港时报    点击: [复制链接]

近期,本网站收到新密市岳村镇赵寨村村民刘某的实名举报,该村村支部书记赵天强,自从主持该村工作10几年以来,骗取国家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

近期,本网站收到新密市岳村镇赵寨村村民刘某的实名举报,该村村支部书记赵天强,自从主持该村工作10几年以来,骗取国家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煤矿赔付村民房屋包赔款近亿元去向不明,利用基本农田搞别墅群建设出售等十几项违规违纪事件,举报信内容是这样的。

 

 

  实名举报村支书新密市岳村镇赵寨村支书赵天强信件

 

 

赵天强价值200万的豪华宝马坐骑

 

 

  赵天强的私人别墅

 一、骗取国家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

  我们赵寨村建设的五星社区,是郑煤集团卢沟煤矿沉陷区包赔安置区,是沉陷区房屋搬迁包赔款建的安置社区,包赔安置涉及我村1、2、3、6四个组村民。该社区于2011年4月开始建设,2015年建成,2016年陆续入住。本身这个社区就不是新农村建设。但是村里却打着新农村建设的旗号,以新农村建设的名义,骗取上级新农村建设专项补助资金300万,而且村党委书记赵天强多次在村党员大会上告知所有党员,不管是上级什么单位来检查这个事情,都要说我们建的是新农村。赵天强这样欺上瞒下是为了什么?骗取的国家资金跑哪去了?是流入了某个人的腰包?还是被侵吞私分了?

二、郑煤集团卢沟煤矿沉陷区房屋包赔款到村账上后,从未向村民公开,至今没有给村民补偿到位

  2006年以来,郑煤集团卢沟煤矿给赵寨村1、2、3、6组村民煤矿沉陷区房屋包赔款,约上亿元。该笔款项陆续打到村账户上之后,并没有给村民兑付,说是要用于建村民的安置房。安置房是2011年4月开始建设的,那么2006年--2011年之间打到账上的钱都在哪儿?为什么没有给村民兑付一分?从2006年到现在,这么多年了,包赔款到底到位多少钱?还欠多少钱?为啥不给我们兑付?我们一概不知!

  2015年,安置房全部建成,仍然没有给村民兑付过一分钱的包赔款。而且,村党委书记赵天强自行决定,让村民购买安置房抵扣包赔款,并按楼层不同自行定价在800-1100元不等。好多村民认为,芦沟煤矿丈量包赔的时候是按每平方280--480元的标准,现在却要用高出一倍左右的价格买房,非常不合理,村里根本没有考虑村民的利益。村民去找赵天强,表示不想买安置房,想让把包赔款给大家兑付一部分也行,赵天强却说:“不买房也不会给钱!”无奈之下,村民们只好去买安置房。部分村民买的房子的价值高于自己应得包赔款的,超出的部分强制村民必须补齐现金。部分村民买的房子价值低于自己的包赔款,剩余的包赔款也不给村民兑付。有与赵天强关系好的人包赔款已经全部兑付了,有给赵天强上上礼的,他也给兑付了一部分,大部分村民一分也要不出来。

 

 
 

  赵天强亲戚在本村湖边开发的旅游,休闲娱乐场所,湖边开发是严禁杜绝的

 

 

  正在违规占用耕地开发的新别墅区

 

 

  赵天强家亲戚占用的基本农田,已经被种植了树木,等待政府赔偿

  三、巨额资金被挪用侵占 巨额资产来路不明

  据知情人士讲,赵天强在新密、郑州、海南有多处房产,家中仅豪华轿车就有4辆,他自己的坐驾就是一辆宝马750系豪华轿车,牌号为豫AD750D,价值198万元。在社区内赵天强有3套房产,其中连体别墅1栋,套房2套,总价值近50万元。

  赵天强任职期间,未经营有实体企业,没有高额收入的来源,他一个小小的村党委书记,这么多的资产从何而来?

  据某个村干部说,在安置房建设前后,煤矿包赔的大笔资金到村账上之后,是赵天强故意不安排给村民兑付,而是大量挪用该项资金另作他用;据安置房建筑商吕法旺讲,赵天强故意不及时给他结账,反而从包赔款中拿出800万元以2分的利率放高利贷给他,从中收取高额利息牟取私利。

  赵天强家原来的房子为一层平房,面积大约200平方米,按照当时郑煤集团卢沟煤矿的包赔标准,二层楼房每平方包赔360元,就按360元的标准,他家的房屋应包赔7.2万元。如果按照村民买的安置房每平方800--1100元的价格,他连一套房也买不到。这超出的40多万元他是不是也和村民一样交了现金?还是这3套房他根本就没有掏钱购买?

  四、名为建设安置房,实为搞房地产开发

  我们社区共有套房510套(平均每套房面积约120平方米),联体别墅44套(每套面积约190平方米),车库257间,社区对面门市房35套(每套面积约128平方米)。套房成本价为520元/平方米,联体别墅成本价为600元/平方米,车库成本价为1万元/间,门市房成本价为800元/平方米。赵天强定的让村民购买的价格却是,套房按楼层800--1100元/平方米,联体别墅1100元/平方米,车库3.8万元/间,门市房1700元/平方米。定的销售价都超出成本价一倍左右。总体算一下,以上所有房子的所有成本为4299.4万元,销售收入共得8165.8万元,从中获利3866.4万元。

  试问,以高出成本价1倍左右的价格卖给村民安置房,是谁给他赵天强的权力让他这样定的?依据是什么?是经过什么程序来定的?从中获取的3866.4万元的巨额利润又到哪里去了?

  五、只顾自己牟私利 不顾村民安危

  我村村民刘安生、刘二根、刘延峰、刘书明、刘小奇、刘丙黎,在社区最北边西北角,分别买有1间车库,共计6间车库。2017年,地面出现隆起、墙壁出现巨大裂缝,他们多次找赵天强反映此事,但他却说死不了人,至今不管不问。这车库是老百姓掏了3.8万元买的,现在里面都住的有人,出现这么严重的问题谁来负责,做为村党委书记的赵天强不但不关心,还说风凉话。我们村民的生命安危在他的眼里算什么?村民的利益他又放在了哪里?像这种只顾自己牟私利的人不配做一名共产党员!更不配当赵寨村的党委书记!

  六、侵占物业费,物业管理形同虚设。

  我们社区的510套套房,每年每套收取物业费152元,44套连体别墅每年每套收取物业费190元,整个社区2016、2017两年共收取物业费近20万元。社区物业是赵天强安排其亲信赵苟信一人管理,物业费也是他一人收取,但是,社区内卫生无人打扫,路灯几乎没有亮过,治安状况极差,仅电动车就丢了十几辆,社区内一片混乱。物业费每户都交了,社区物业却无人管理,难道这近20万元的物业费都成了他赵家自己的收入,想咋花就咋花?

  七、社区成了他自己的家,他想怎样就怎样。

  2016年至2017年间,赵天强利用特权,私自批准我村的7个村民,在社区进西门向北与楼房交界处的绿化带旁边自建车库7间,现在已经有人入住。我们的车库都是拿了3.8万元买的,他们却想建就建!许多村民对此很不满意,但是建车库的那几个人却说:“我们建是经过村党委赵书记批准的,我们交了钱的!”这7个人交了多少钱,钱交给了谁,我们不得而知。赵天强把自己当成了赵寨村的土皇帝,把赵寨村的集体土地当成了他的个人资产,他想给谁就给谁,他叫在哪建就在哪建!在本村占用耕地约六七十亩违法建设高档别墅。

  八、私自变卖村办煤矿、村办鞋厂,侵占五保户遗产。

  原赵寨村煤矿属村委投资、村民入股的村办集体企业。2005年,时任村支部书记的赵天强在没有征求任何村民和股东意见的情况下,私自将此矿卖给一个叫陈登科的人,售价是120万元。而当时这个煤矿的市场价值至少在1200万元以上。为什么以如此低的价格出售?这里面隐藏着超乎寻常的个人经济利益!

  赵寨村宇宙鞋厂也是集体企业,曾是新密市优秀企业、出口创外汇企业、省一级企业、全国质量达标先进企业,资产曾达到1500多万元,却因赵天强个人私心严重,与他人相互勾结倒卖设备、资产,侵吞大量资金,致使企业最终倒闭。设备资产包括鞋厂材料几百万元、设备200多台、大小汽车6辆、应收货款几百万元,倒卖所得的资金大多都流入他个人的腰包。

  赵寨村六组五保户刘绍增于2005年去世,留有房屋5间,门楼1座,都是古建筑,2018年3月被赵天强私自侵占。

  九、把持基层政权,无视国家政策,垄断农村资源。

  2013年8、9月份,赵天强打着土地流转的旗号,在没有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冒名顶替半数以上村民签订土地流转合同,非法占用了一、二、三、六组村民的近千亩责任田。并且私自改变责任田用途,让承包商种上了各种树木。

  土地确权工作全国都已接近尾声,但赵寨村至今都没有进行。村民多次要求土地确权,赵天强就是不动。为什么呢? 因为,一旦土地确权,赵寨村就会暴露出在土地分配上太多的不公平问题,这些问题一旦暴露,在新一届的选举中,赵天强这个村支部书记的位置将会不保。

  赵天强在任期间,对于村干部的任用,不是经过民主推选,而是他想用谁就用谁,他想让谁进村委谁就能进村委,对于有公心有能力愿意为村民办实事的村干部不但不用还肆意打压,有和他意见不一致的干部和村民轻则恐吓重则迫害。发展党员,不按党章要求,不看人品能力,不经党员表决,而是由他一人说了算。

  赵天强还用公款给村干部买养老保险。

  十、利用职权,优亲厚友,任人唯亲。

  他倚仗权势让他女婿在赵寨村部水库旁边,违规建设休闲娱乐场所,约二三十亩地;为其女儿公公违规发包五百余亩良田搞树木种植,改变了耕地用途;还利用职权为亲戚安排工作,赚取高额工资。安排他侄媳妇在村委党建办公室上班,安排他嫂子管理企业用水。别人管理企业用水每月发工资1500元,他嫂子却发2500元。

  十一、经营企业偷税漏税。

  赵天强在2003年之前经营耐火材料企业期间,偷税漏税行为不断,其行为曾于2007年被新密市纪委调查落实过,本是犯罪行为,应该移交司法机关,最终只是给了一个轻轻的纪律处分。难道支部书记偷税漏税就不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赵寨村党委书记赵天强,利用职权,骗取国家新农村补助资金;利用职权,侵吞挪用村民安置包赔资金,非法放贷,中饱私囊;利用职权,变相搞房地产开发,牟取暴利;利用职权,收受贿赂,侵占集体资产。

  赵天强任支部书记以来,无视党规党纪,一手遮天,巧取豪夺,现在已经是号称5千万以上的“大土豪”、“大苍蝇”,他视村民为蝼蚁,小官巨腐!是共产党员中的败类,是人民群众中的大苍蝇,是基层腐败的典型!我们强烈要求严惩“村霸”!恳请上级领导到我村群众中走一走、访一访,了解了解基层群众的诉求、不满和冤屈!

  我在三月份巡视组在河南省巡视期间,我实名举报了赵天强的违法行为;四月份我又向河南省巡视组实名举报了赵天强的违法行为,以上举报均批转给新密市有关部门,有关部门没有查清事实,敷衍了事,草草结案,据群众反映他本人关系网复杂,有很多保护伞,政府严重不作为,造成赵天强逍遥法外,特向媒体求助,我坚信在习总书记依法治国的决策下,村霸一定会被绳之以法,背后的保护伞也一定会得到严惩!

  骗取国家新农村建设专项资金,上亿元村民拆迁安置款去向不明,用公款开发房地产项目,中饱私囊,挪用公款非法放贷,超低价格变卖集体财产,占用耕地开发别墅,把持基层政权,让其 亲属私自占有集体财产,改变农田基本性质等等一系列问题。

  我们不难看出,对于村支书赵天强来说,在未执政赵寨村政务以前,和普通百姓并无两样,家里只有200平米住宅,过着普通百姓的生活,然而,在当上村支书后,家里车辆数量,近200万的豪华车也开上了,省城、海南房产数套。当地群众明知道怎么回事,只能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知道村支书背后有“靠山”“保护伞”慑于村支书的淫威,敢怒而又不敢言,任其横行霸道,鱼肉百姓。用“一手遮天”“土皇帝”形容村支书赵天强毫不为过。当事人曾实名举报到相关纪检监督部门,都被无形化解,不了了之,真的应了群众的那句话,他背后有靠山,有保护伞。但是,举报人在对媒体工作人员表达态度时候,还是一直坚信,中国共产党和人民百姓在习总书记的带领下,现在是依法治国的时代,不是某个人说了算,从中央到地方,铲除腐败,苍蝇老虎一起打的高压态势下,举报人坚信,谁也保护不了一个违法犯罪分子,村支书的违法犯罪一定会得到应有的惩罚。针对此事我们将持续关注。(以上内容属实,举报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张明

相关热词搜索:新密 一村 支书

上一篇:驻马店市上蔡县韩寨乡路口村支部书记邱国军以权谋私违法违规数年之久无人管?
下一篇:驻马店上蔡一酒后肇事逃逸牵扯家族黑恶势力

转载 打印 收藏